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阑尾cp】鲸鱼安慰了大海

这里新人一名求认领,第一次写文,希望各位多加支持,阿里嘎多~

微博同步更新


一.不是所有的树,都能在自己的家乡终老

 (1) 陈赫向郑恺的第一次告白是在大三的时候,不过那一天,陈赫说我喜欢你时,郑恺还处于游离态。

  那是在陈赫割完阑尾的清晨,郑恺蜷缩着身子在公用的休息椅上躺着,沉沉地睡去。阳光透过枝叶照到玻璃上,形成一道反射的弧光,打在了郑恺安静的睡颜上。

  郑恺醒来时,只见陈赫睁着两只小眼直直地盯着他,嘴巴“咕咕”地嘟着,良久才说了一句;“我饿了”。“啊?”郑恺愣了半会儿才反应过来,穿上鞋子什么话也没说,就冲着房门跑了出去,以至于不小心撞上了迎面走来的护士小姐。

  望着郑恺远去的背影,她问陈赫:“你朋友有急事吗?医院里又是大吵大闹,又是70码速度狂奔,很年轻啊。”陈赫礼貌地笑笑,想了想,答道:“不好意思是,他脑子有点问题。”

  过了一会,郑恺顶着鸡窝头拿着小笼包回来了,冲他们傻傻地一笑,“陈赫,包子,肉馅的,吃吗?”然后,屋子里就陷入了莫名其妙的寂静。“嘎”、“嘎”、“嘎”、天空中几只乌鸦飞过。

  护士小姐临走前好心提醒道:“病人刚刚做完手术,最好不要吃腥、油、辣、冷的食物。”“那......油条可以吗?”郑恺又举起另一个袋子。陈赫挑了挑眉,浑身上下每一个器官都在诉说着那一句话“你是猪吗?”

  “那就只有小米粥了。”郑恺放下食物,坐到陈赫的床边,借来一个小桌子,“喏,自己吃。”陈赫好笑地望着他,举起那只扎了针的手“我的手在输液。”郑恺同样挥了挥手,说:“我的手很脏。”又是一阵寂静......

  突然,看到陈赫撅起的小嘴,郑恺像是想到什么似的,吃惊地望着陈赫“陈赫,这样不太好吧。”

  ...... ...... ......

  陈赫愣了,呆了,炸毛了“卧槽郑小狗你想到哪儿去了?我是那么不纯洁的人吗,你特么去洗个手啊。”说着,他用脚踹了踹郑恺的屁股。

  “哦。”郑恺恢复了原来的面瘫脸,走去了厕所。

  喂食的过程中,俩人心照不宣的安静。此刻阳光正好,形成一道道光圈,将两人笼罩。微风轻拂过陈赫略显苍白的脸颊,宁静而优雅。

  “郑小狗,谢谢了,还有......我其实,挺喜欢你的。”

  “啊?什么?”

   陈赫凑到郑恺耳边,“我说,你是猪吗郑恺”

  

  后来有一次,在录节目的时候,陈赫把腰伤了。

  在去医院的路上时,他说:“不好意思啊郑恺,麻烦了。”郑恺尴尬地笑笑,看了看后座疼得脸色惨白的人,深吸了一口气,“陈赫,其实,你不用这样的。”

  住院的时候,郑恺帮陈赫办完了所有的手续,守在他的病床边,“你不用拍戏吗?”陈赫问。“最近不是特别忙”

  “恺恺,当年,不是已经说清楚了吗?”

  “陈赫,其实如果你不跟我抢着背大妈的话,我以为,你真的放下了。”

  “郑恺,我结婚的时候你没来。”

  “陈赫,下次记得照顾好自己。”

  两人说着各自想说的话,没有互相接话,就这么淡淡地聊着,好像十年前,那两个还未涉足社会的青涩少年。


这是源自于赫赫读过的一首诗,鲸鱼安慰了大海


 


评论(2)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