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阑尾cp】鲸鱼安慰了大海

勤奋的孩子有赤赤吃


 (2)陈赫离婚消息曝光的时候,郑恺还在北京拍戏。他没有打电话过去,也没有为他澄清什么,身边的朋友谈及此事时,他只是沉默,沉默,再沉默。后来有一次,在一个电影发布会的现场时,一个记者问:“郑恺,你的好兄弟陈赫离婚出轨,你发微博安慰,这代表你还是支持他的吗?”当时的郑恺,只能挂着尴尬地微笑,他没说话,一句也没有。

  那段时间,经纪公司不允许陈赫在外露面,陈赫把自己闷在家里,在那三天里,唯一支撑着他走下去不放弃的就是郑恺微博上说的:兄弟!加油!我陪你一起长大,曾经,现在,和以后。

  “恺哥,这里有一份跑男第二季的资料和合同,如果你同意的话,就签了。”当收到跑男第二季的邀请时,郑恺下意识地问:“有人退出吗?”

  “有一个”

  “帮我推了。”

  小李(恺的经纪人我不知道叫什么)无奈地摇了摇头,”恺哥,不是陈哥。“

  “不是晨哥我也不去。”

  小李觉得自己要崩溃了“恺哥,不是赫哥。”

  “那......哦......我又没说他去我就去,就是……公司挺希望我去的,对吧”

  “是是是。”小李暗自嘟囔:我知道如果是赫哥你一定不去。

  再次看到陈赫时,他整个人明显瘦了一圈。他没有上前问他怎么样,还好吗,只是坐在最角落里喝着酒。倒是跑男团的其他几个成员格外关照他,问这问那,还帮他计划着以后的出路。尤其是李晨和baby。

  “放心啦,晨哥,我戏路还广着呢,不至于.......你跟超哥他们喝酒去吧,我没事。”陈赫一边回绝着李晨,一边向郑恺的方向这边移动。

  郑恺已经喝得有些醉了。眯眼看着陈赫,好不容易才憋出一句话:“你……还好吗?”

  陈赫笑了笑,“我还以为你今天不打算理我了。”

  “你能不能别总是这么嬉皮笑脸的,明明自己不想笑,你可不可以,在我面前卸去你的伪装,真的陈赫,就一次,一次也好。”郑恺有些急了,红着两只眼睛,水蒙蒙地盯着陈赫。

  “陈赫,有些时候,我觉得我离你很远,就好像......我从来也不认识你,我们没有拾年,没有一起挂过级一起打过篮球,一起睡过觉一起逃课,反而他们,才跟你是绝配,你对我,像是陌生人一样,什么都不说,一直瞒着我,一直骗我,忽略了以前我们说过的所有承诺。”陈赫抿了抿嘴,沉默着,拿来一张纸巾,递给他。

  郑恺甩开他的手,“陈赫,我真的,越来越不了解你了……”

  “郑恺,其实,我......”

  “陈赫,我们说说话吧”门外传来baby的声音。

  陈赫起身,对他说:“郑恺,我是为你好。”然后离开。一连串的动作和那句让人好笑的话,郑恺自嘲地笑笑,又开了一瓶啤酒。

  “谢谢你,baby。”落下一句话,陈赫走了出去。夜里的风凉凉的,风衣的小角落被撩起,腰又有点痛了。找到一个小公园,坐在木椅上,全身被吹得瑟瑟发抖,拿出手机,给大家发了条短信,让他们放心。

  很久很久,直到陈赫快睡着了。朦胧中,他看见眼前出现一个熟悉的身影。那人眼神迷离,脸蛋红彤彤的,头发有些糟乱,浑身的酒气熏得呛人。

  陈赫站起来抱住了他。“恺恺,对不起。但是,我爱你。”

  树叶有些缭乱的飘着,路灯发出昏黄的橙色的光,照着两人。陈赫用风衣裹紧了眼前的人,抱着他走回去。每一步,都是一个脚印,每一个脚印,都是一次割舍,每一次割舍,都是一份真挚的祝福。




评论(2)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