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阑尾cp】鲸鱼安慰了大海

(3)

 郑恺醒来后,发现自己在导演定的酒店房间里,他四处张望着,敲遍了兄弟的门,却还是没看见那人。终于,吃早餐时,他问:“陈赫呢?”

  “哦,他昨天说,他去朋友家住,顺便叙下旧。”baby答道。

  “诶恺恺,你今天怎么没起床气啊。”

  “额......没有啊,今天起得比较晚吧,哪来的起床气啊。”郑恺摸摸鼻子,不是因为陈赫,一定不是。

  郑恺啃着面包,眼神飘向窗外,今天行程延迟了,因为上海下了大雪,整个上海城温度在零下5度左右,陈赫的腰.......这只猪,能不能让人省点心,呆在我身边就好了,干嘛冲着自己有4个爪子就到处乱跑……

  第二季第一期的嘉宾是范冰冰,早在之前李晨就说明了他俩有一腿,那恩爱秀得不止一点点啊。郑恺下意识地瞟向陈赫,他像往常一样没心没肺地笑着,调侃着,但那眼神里的落寞是无法掩饰的。他知道,因为他刚刚才离了婚,那么多年的默默努力一下子,什么都没有了。

  第二轮游戏的时候,郑恺找到了他,陈赫和李晨做着亲密的动作,差一点就要亲到。当时他不敢多看,他不断提醒着自己,这是游戏,是游戏,游戏……

  他们其实不是没有接过吻。在大四毕业那年,陈赫像郑恺的第二次告白中。那一次郑恺没有懵,清清楚楚地听到了那几个字从陈赫地口中说出。“郑恺,我喜欢你,三年了。”

  后来他就吻了郑恺,不长也不短,刚好的幸福。

  其实郑恺本来是该高兴的,三年了,自己爱的人爱着自己,这个结局应该是happy ending,皆大欢喜,但是现实不允许他这么做。他要为以后考虑,他的以后,陈赫的以后。这个社会不接纳他们,从前是,现在也是。所以郑恺拒绝了,他说:“陈赫,你有没有想过我们的未来?你有你的爱情公寓,可我什么也没有,我拿什么养活我自己?”“我养你。”“陈赫,我是个男人。”……

  之后,郑恺就消失了,连带着他的行李,消失在陈赫的世界里,连一张照片也不愿意留给他。

  陈赫说,自己最心塞的时候,就算得了老年痴呆也不会忘的时候,就是在拍毕业照时。那一天前,他收到了郑恺发过来的一条短信,短信上说:陈赫,忘了说,我现在北京,已经跟公司签了约,我有一个光明的未来,你也是。匆匆岁月,忘了它吧,我们还是好兄弟,上下铺的,一起吃过饭吵过架的。陈赫,好好干,You are a tiger!抱歉,毕业季,我得工作,回不来了,那,毕业快乐吧。

  然后陈赫给母亲打了一个电话,妈妈说,对不起赫赫,妈妈得演出。最后,拍毕业照的时候,陈赫是跟老师一起拍的,没有亲人,和爱人。

  陈赫婚礼的时候邀请过郑恺当伴郎。当时郑恺拿着手中的请帖,烫金体的两个名字深深刺入了他的眼。“陈赫”、“许婧”他问:“陈赫,你......放下了?”电话那头的陈赫低沉一笑,道:“恺恺,你应该说,我长大了。”

  “陈赫,我很自私。你知道的。”

  “郑恺,这是我的,最后一个愿望。”

  “好”、“我去。”

 郑恺不知道自己怎么答应的。只是那时候,他听到了陈赫的哽咽声,他总是要输给他,不管在哪方面。那天晚上郑恺去了夜店。这是为数不多的一次。那也早上醒来后,他就看见了陈赫。这么多年来,第一次的相见。

  “抱歉。”他说。

  “郑恺,我觉得,我炼就了世界上最优秀的自制力”陈赫笑着看着他,那个时候,他开始分不清他的笑了。

  “婚礼在哪里办?”

  “泰国普吉岛。”

  “什么?我去不了。”郑恺炸毛了,真的炸毛了。这个疯子,去什么普吉岛,搞什么浪漫,他妈的就不能在国内安安心心结个婚吗。

  陈赫一边帮他顺着毛,一边安慰着,不去了不去了……可能,这就是默契吧。找到一个足够勉强的理由,然后,心照不宣地承认,对,就是这样的,否则我一定会去。答应和拒绝,简单又复杂。

  直到后来某一日,70岁的陈赫在窗台边修剪着花草时,69岁的郑恺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他问:“陈赫,那一次你干嘛去泰国。”

  那人顶着一头白发,回答:“恺恺,不是所有的树,都能在自己的家乡终老。”

彼时夕阳正落,橙光照着陈赫的白色衬衣,端俊的脸庞浅浅地笑着,一如当年,不过是多了份岁月的沉淀和时间的磨练。幸好,幸好,还有他在。

  


评论(2)

热度(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