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阑尾cp】鲸鱼安慰了大海(赫恺、现实向、he)

二、不是所有的轨道,都通往春暖花开的方向

  (1)陈赫开始演艺之路是大四那年,他被《爱情公寓》剧组意外选中成为男一。那个时候郑恺在年级被称为“广告小王子”,两人各自忙于自己的事业,每天早出晚归,除了上课就是演戏,晚上回宿舍倒头就睡,大概有2个月左右吧,他俩一句话也没说过。

  大四上的那个寒假,杜江和张殿伦提早收拾了回家过年,郑恺家就住上海,只有陈赫,一个人呆在寝室里头,打打游戏,吃吃喝喝。除夕那日,上海热闹非凡。烟花爆竹,喜悦当头。即使到了深夜,街上还是人来人往,川流不息。那晚陈赫出乎意料地没有熬夜,九点过就躺下睡了,没有春晚,没有亲人,没有郑恺。

  大概是十二点左右吧,手机铃声突然响起。

  “喂”带着浓浓的鼻音,他模模糊糊地接起。

  “陈赫你死哪去了,我给你打了18个电话。”电话那头传来一声怒吼。

  “哦,我睡了……抱歉……”原来是他啊,陈赫勾了勾嘴角。

  “陈赫,开门。”话音刚落,门口就传来一阵敲门声。

  陈赫揉了揉眼,跌跌撞撞地起来开门。“咦?郑恺,你怎么不回家?”

  “陈老狗,新年快乐.......”

  郑恺一把抱住陈赫,将头搁置在陈赫的颈窝,浑身的酒气。陈赫反手拍了拍他的背,浅笑一声,柔声问道:“怎么,舍不得我?”郑恺抬起头看见陈赫嘚瑟的脸庞,羞红了脸颊,放下了手中的行李,瘫着一张脸,道:“才没有。”这个傲娇小猎豹。陈赫在心中默默吐槽。

  那晚陈赫和郑恺第二次“同床共枕”,他俩背对着背,谁也不矫情。只是第二天郑恺起床时发现自己躺在陈赫的怀里。“喂,陈老狗。”他使劲掐了一把陈赫的老腰。陈赫搂紧了怀中的人,“别闹。”随后拍了拍他的头,凑到他的耳边:“郑小狗,新年快乐。”

  什么?你问我他们第一次睡觉是在什么时候?卧槽讨厌~真的只是同床共枕啊!话说那一夜啊,啧啧啧,让老僧来为你一一道来。

  彼时夕阳正好,蝉鸣叽叽喳喳叫个不停,郑恺拉着大大的行李箱,来到601寝室门口。“卧槽,郑恺你什么时候来的。”终于,有人发现了站在门外的他。杜江把他拉了进来。他一手搭上郑恺的肩,一边向室友们介绍。“同班的,你介绍个屁啊。”话还没说完,就被打游戏的陈赫给打断了。

  那天晚上为了迎接新室友,他们买来几瓶酒,嬉笑打闹。不幸的是,陈赫的床单光荣牺牲了。他看着杜江张殿伦那两个醉得不成样子的人,翻了个白眼,把他们拖回床上:“你们都是猪吗、” 至于那天晚上陈赫在哪张床上睡的...你是猪吗,肯定不是(划掉)就是郑恺啊。不过当年的肉鸡同志(又划掉)郑恺同学患上了传闻中的多动症,那一晚,陈赫都不得安宁。最后。在临近凌晨四点的时候,他顶着黑眼圈一脸生无可恋地望着郑恺:“你不困吗。”郑恺转过来,还没说话就被陈赫一把抱在怀里,“我困了,so,睡觉,早安。”

  再之后,第二天早上张殿伦和杜江看到的就是这样一个场面:郑恺把头埋在陈赫的颈窝,睡得香甜,陈赫的唇抵着郑恺的额头,搂着他的腰,睡得安然。良久,睁开双眼,对他们说了一句:早安。又闭上眼睛重新睡觉。

  以下是来自杜先森和张先森的对话:

  “怪不得……”杜先森说。

  “什么?”张先森说。

  “昨晚郑恺的床上传来那么大的动静。”杜先森又说。

  “他俩啥时候搅和在一起的啊。”张先森接着说。

  最后,吵醒了熟睡当中的小猎豹。可怜的小猎豹本来准备好好发泄一下起床气的,可是,当他看到陈赫放大的脸颊时,只能默默地缩回去,然后又默默地红了脸蛋。



卧槽是谁说我写不了甜!!!写给你看2333

  

  


评论

热度(1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