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阑尾cp】鲸鱼安慰了大海

(2)2014年年中,陈赫接受了跑男的邀请,不过那时候郑恺的名字并没有出现在固定嘉宾上。在他们的第一次聚餐宴上,陈赫看见郑恺的第一个反应就是逃,离开这个地方,离开他。

  “小杨,我要退出跑男。”外面的风凉飕飕的,微醉的人很容易醒。

  “赫哥,不是,退出是要赔钱的,您这样公司不好做是吧。”

  “没有其他办法了吗?”陈赫吸了吸鼻子,裹紧了大衣。

  “赫哥……”

  “我知道了,没事。”

  “陈赫。”背后传来一个声音。

  “我们……”郑恺看着眼前的人,他背对着自己,身体在秋风中显得单薄。

  突然,陈赫转身向前走去,一把拉住郑恺的胳膊,把他拉近怀里。好久没有看到他了。郑恺还是和原来一样,小小的,只是没有了肉感。

  “陈赫......”他轻轻出声。

  “恺恺,求你,让我抱抱,一会儿就好。”陈赫抱得更紧了些。这些日子压力太大了,刚刚离了婚,他不敢告诉任何人,也不知道该怎样面对以后的生活,以及这个人,自己永远的痛。

  郑恺的脸颊红彤彤的,不知道是因为喝了不少酒,还是因为这突如其来的拥抱。两人紧紧贴在一起,互相感受着彼此的温度,一阵暖意袭来,眼皮子不知何时开始打架。

  “陈赫,我困了。”郑恺伏在他的肩上,软糯糯的声音叫人沉迷。

  “好。”

  朦胧中,郑恺听见了一个低沉的男声,他哑着嗓子,声音极具磁性。“恺恺,在一起好吗?” 这是陈赫向郑恺第二次说出这句话。他没有回答,只是待那人离去后,留下了两行泪滴。

  后来郑恺说,那是他第一次发现自己不是想象中的那么坚强,不过只是对于陈赫而言。人生能有几个十年呢,他和陈赫就算一个。都说匆匆那年,那年匆匆,他们的岁月亦是如此。他曾背井离乡,在另一个城市里劳夜奔波,他曾试过放弃思念,但直到有一天,那人发来短信说:毕业快乐,你要快乐。他才发现,原来原来只是那年匆匆,往后想来,竟是如此漫长,怎样也忘不了。他说,他们的匆匆岁月,他不会忘,亦会珍惜。

  曾经有一次,他俩在一次聚会中遇见对方,那个时候陈赫还没有结婚,他们的关系也不像现在这样尴尬。他俩约好了找个日子一起回上戏去看看。

  回去的时候,很安静。郑恺坐在靠窗的位置上盯着窗外,陈赫则是戴着墨镜口罩安稳地睡去,直到抵达校门口前,他俩都没有互相对对方说过一句话。

  没变,一切都没变。最多只是人海更加嘈杂,建筑更加恢宏,人和人的距离越来越远。宿舍门口前,601的名牌有些陈旧。陈赫问:“想进去吗?”郑恺抿嘴笑笑,想,很想,想看看我们的曾经,“随意。”为什么说出来的话总是与自己的想法违逆呢?“进去吧。”陈赫伸手敲了敲门。

  里面的同学愣愣地望着他们。

  “我们毕业好多年了,回来看看,可以进去吗?”陈赫伸头往里面看。寝室还是和原来一样,四个床位,有个小小的柜子放洗漱用品,脏乱差,没有人收拾。不过向阳的地方,总是充满温暖。

  “曾小贤?陈赫?郑恺?”有一个男生长大了嘴,有些不可思议。

  “天哪!”有了一个缓冲的过程,突然间气氛沸腾了。

隔壁的寝室也被吸引了过来,大部分同学围着他俩签名合影,分享经验。两人都是笑着应付,尽量满足学弟们的要求。谈着谈着,直到黄昏发出的光照到玻璃上,他们才发现,原来已经说了这么久了。以前也是这样的,他们四个,总是能找到共通的话题,开始聊天,从上午聊到下午,再到晚上,浑然不觉时间早已流逝。

  那天晚上,他俩借到一个教师宿舍住下,只有他们两个人。

  月亮露出弯弯的尖角,照射行人前进的道路。有两个人,一直围绕着上戏行走,去遍了每一个角落。路灯晃晃得地照着,照着那两个人紧紧相牵的手。

  你看到了吗,远方的丘比特终于找回了工作。

 


动力满满,感谢支持!做图私信,微博:刀赤

评论(2)

热度(1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