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把刀

二次元all邪(我邪)( ̄Д ̄)ノ...一五启红,盗笔初心
世初...入坑
黑子本命,all黑不解释!奇迹黑什么的最有爱了...
爱家教,all27,指环上铭刻着我们的光阴

三次元天霸阑尾...红兴二锅头...蓝宇他师哥他师弟...

演员(现实向/短、虐/he大结局)

演员
八、这种成全(he结局)
北京的清晨几乎是一天下来空气最清新的时候。天蒙蒙亮,微弱的光线透过枝叶照在地平线上形成点点斑驳。微热的风开始作祟,吹得树叶沙沙作响,应着蝉鸣一唱一和。旅店外已经开始响起了鸣笛声,吆喝声,街上的人们来来往往,大多是为了赶上清晨的早班车。

“叮叮叮、叮叮叮”传统的闹钟铃声响起,陈赫揉了揉眼,起身穿衣。大概是三十分钟之后,陈赫还在洗漱间整理着装时,门外已经响起了经纪人的催促声。“赫哥,你快点啊。”

从北京赶去福建,还是挺远的。不过也是难得,可以在工作的时候回家看看。

“是订的多久的航班?”戴上墨镜,他问经纪人。

“没定啊。今天是私人飞机。”

不应该吧,因为他一个人,安排私人飞机。

“好像是说跑男团的另一个兄弟要和你一起来着。”

怪不得呢。

但这个人又是谁呢?陈赫第一个排除了邓超。在昨天邓超的航程中,他应该是去了上海参加了一次重要的典礼。怎么说,他也不至于智商下限到赶回北京再绕路吧。

事实证明,脑子这种东西,在某些情况下,是可有可无的。当他看到某人一身西装皮革,帅帅地坐在靠窗位置上若无其事地喝咖啡时,陈赫突然觉得自己有一根大脑神经崩了,嘴角不断抽搐着。

“超哥,好久不见。”还是决定礼貌性地打个招呼。就算做不了恋人,毕竟人家也是前辈。

的确啊,好久不见。是太久没见了吧。邓超在心里默默嘀咕道。“坐吧。”他拍了拍身边的位置。

邓超承认,他是故意的。故意选择回到北京,故意地想早一点见到陈赫。与其说是故意,不如说是任性吧。
与他分开的这段日子里,邓超每夜都在思考,陈赫对于自己的意义,究竟是什么。如果可有可无,不要也罢。努力了十多年的成就,为一个人白白浪费,真是可惜。只是后来他才意识到,好像,真的把他当作恋人了呢。没日没夜地想着,挂念着,不重要的话,怎么可能呢。所以,邓超想要将他追回,就像曾经自己对于工作的态度一样,热忱地去对待陈赫。

当然,这中间他也有过犹豫,除非这个人可以让自己把命也搭进去,不然,绝不可能为他丢弃自己从小到大追随的梦想。最后他得出了答案。陈赫,值得自己这样做。

“不就是一个白白胖胖的傻小子吗,真的值得吗?”后来有人问过邓超。

那时他只是笑着摇摇头,然后温柔地搂过喝醉了发酒疯的那人。”值不值得,我最清楚。”是了,只要自己不后悔,一切都可以付出。

飞机上两人沉默着,气愤变得有些生硬。邓超望着窗外的朵朵白云和湛蓝的天空,眼神意外的柔和。
“陈赫。”终究还是邓超打破了这份安静。

“在一起吧。”就好像什么也没有发生过,两人仿佛回到了第一次邓超告白的时候。同样也是在一架飞机上,同样也是肩并肩相依而坐,同样也是邓超那句平静得让人发狂的话。

只是这一次,陈赫没有回答。

邓超转过头望着他,悄悄覆上了他的双手,十指相扣。陈赫没有挣扎,或许可以说是,不想挣扎。

陈赫出神地望着窗外,邓超出神地盯着陈赫。直至四眸相触。

“美吗?”邓超指了指窗外的景色。

陈赫配合地点了点头。

勾起一抹微笑,他将陈赫的头压在自己的肩膀上。

“困吗?”

“嗯。”陈赫再次配合地回复了他。

“睡吧。”

那人没有了声音。

“为什么来北京?”邓超没想到陈赫会问他。

“工作。”

“你昨天在上海。”

“你怎么知道。”明明是疑问句,却硬生生地变成了肯定句。

果然,陈赫又没有开口。

感受到身旁那人逐渐平稳的呼吸,邓超也靠着他的头,闭上了双眼。

飞机继续在云彩间高速划过,流下了一道道美丽的风景线。两人心照不宣地选择忘记了那一次的尴尬以及这几日以来的悲痛。陈赫选择原谅了邓超,虽然他没有说出来。有些东西,埋在心里,是不是会更好些呢。哪怕那是一条丑陋的伤疤也无所谓啊,只要现在你依旧幸福,照样可以像在翻旧照片一样将它翻过去,然后和你的爱人慢慢将它抚平。

爱情需要包容不是吗?就像你一直在包容生活,包容世界。

感情这个东西怪得很,轰轰烈烈空欢喜,平平淡淡终成眷。

后来,在某一档采访节目中,如往常参加的每一次采访一样,邓超的恋情倍受关注。

“超哥,出道这么久以来,我们都知道您是以实力封帝,很少传出绯闻,但前段时间有娱记报道,说您经常与某女性朋友共同进出于一个小区,这是真的吗?”

望着主持人求真相若渴的眼神,邓超开始怀疑自己了,他什么时候和某女性朋友那么亲密了。

“根据所报道的详情指示,超哥您喜欢的女性是短发身材偏中性吗?”主持人继续强追不舍。

短发?中性?现在邓超怀疑的对象不是自己,而是狗仔队的眼神了。为什么这群人能一眼认出他,却不能认出陈赫呢。

“是的,我在谈恋爱,很久了。”微笑着抿了抿唇。

在综艺节目里他从来没露出这么温柔的笑容。

主持人震惊了,举着话筒的手微微颤抖,一时之间不知说些什么。她已经为邓超的解释找到了台阶,却未想过邓超会如此爽快地承认。

陈赫坐在沙发上看直播,平静的脸上看不到一丝波澜,他相信邓超,不管是从前,现在,还是以后。直到在听到主持人的描述后,确定了那人是自己,他的背后开始被熊熊烈火给包围了。

是的,他一个大男人被其他人说成女人,而且身材还是中性......脑袋上青筋爆出,“啪”的一声关掉电视,扔下遥控板,拿起薯片嚼得“卡兹卡兹”来发泄自己的不满。

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三十分钟过去了……应该,完了吧?

再次打开电视,频道还是未变,出现的依旧是邓超和主持人的同一画框,就在他准备按下关机的红色按钮的同时,他看到了邓超脸上出现的那种笑容,没有刻意,没有演戏,是很真实的幸福。记不清了,有多久没有见到过。自从两人回复关系后,各自都变得比以前更忙,且不说少有的见面,哪怕偶尔两人在工作中遇到也是匆匆打一个招呼嘱咐几句就从彼此身边掠过。

“嗯。我很爱他。”忽略了字幕组打出的女性的“她”,陈赫突然觉得自己心中一暖,刚才的气愤和不满瞬间烟消云散。

几乎没有过,不,是从来没有过,哪怕是两个人在一起了很久很久,他也没有听到邓超对他说出过这几个字。虽然平时在观众眼中是那样大胆,那样不知羞耻的腻在一起,但毕竟有一部分因素是因为他们需要在戏。生活中的他们,谁有没有要求谁必须要如此矫情地说出“爱”这个字。

陈赫不会问,也没有想过要从邓超口中套出“你爱我吗”这些模棱两可的答案。他心里知道,对方心里也知道,就足够了。

那天采访结束后,邓超连夜赶去外地做新剧宣传,登上飞机前,他接到了陈赫的电话。

“赫赫?”

“嗯。”

“还没睡吗?”

“嗯。”

双方听着对方平缓的呼吸声,沉默了很久。

“超哥,我也是。”

邓超愣了愣,随后缓缓勾起一个嘴角。

“赫赫,晚安。”

“晚安。”










///////////////////////////////////////////////

嗨了一下午,和语c群的朋友们一直在玩.../

但是还是很认真地撸了结局哦/

he请止步,be等明后两天/

短篇字数还未达标,希望各位不要在意/

一路走来感谢支持/

超赫不散!

评论(7)

热度(31)